下午茶 | 微信抢最大红包的秘诀是 ...

辽沈晚报 11-30

最近,清华大学一个化工系博士火了

因为他经常一本正经地去研究

一些看起来非常不正经的事

↓↓↓

毕啸天在一席的演讲

文字版有删节

如何抢到最大的红包

春节抢红包大家都玩过,现在抢红包已经是我们每年过年的一个全民竞技体育了。

但有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不管别人发多大的红包,抢到我手里的每次都只有几分钱。而往往是抢红包比较晚的那些人,他们可以抢到一个比较大的红包。

这不科学吧?难道微信红包先抢和后抢的规律是不一样的?想到这个想法我非常地兴奋,我觉得如果我最后能找到这个规律的话,我就能抢到我所有的同学都破产为止。

马上开始实验了:

我在周围借了四部手机,

连上我自己的一部,

总共是五部手机,

建了个五人群,开始发红包。

(提醒:? ? 解析看不懂的、没时间看的

可以直接快进看结果哈)

发红包之前我先做了这么一个先导实验:N 个人抢 N+1 分钱。

大家都学过抽屉原理,N 个人抢 N+1 分钱就应该有一个人抢到 2 分钱,剩下的人都抢到 1 分钱。但实际做出来实验结果不是这样的,永远只有最后那个人才能抢到那个 2 分钱。

我做了非常多次实验,结果肯定是对的。这个东西我把它命名为末位红包抽屉原理。也就是 N 个人抢 N+1 分钱,则必有最后一个人抢到 2 分钱。这个收益率很可怕,他的收益率达到了前面一个人的两倍。

这个结果虽然很简单

但是它反映出来一个现象:

微信红包的内部算法肯定不是均匀的,

先抢后抢一定是有区别的,

而且貌似后抢会占一点点优势。

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我做了进一步的实验。

我用 5 个人抢 50 块钱的红包,

发了 150 次,

然后统计了每一次这 5 个人的数据,

得到这样 750 个数据。

我把 750 个数据做在一张表上面。

大家可以看出来

很惊讶的一个结果:

5 个人抢 50 块钱的红包,第一个人从来没有超过 20 块钱。

做了 150 次,所以统计规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个人从来没有超过过 25 块钱,等到第三第四第五的人他们能抢到的钱数慢慢才上去。

也就是说

第一个人可能只能抢到 0 到 20

第四第五的人才能抢到

0 到 50 中间的任一个数字

后来经过我仔细地研究,我终于发现了微信红包内部的算法规则是什么,每个人当前能抢到的金额服从一个 0.01 到当前剩余均值两倍的左开右闭区间的均匀分布。

什么意思呢?大概是说,5 个人抢 50 块钱,那平均每个人能抢到 10 块钱。这个时候,第一个人抢的时候,他就只能抢到 0—10×2 也就是 20 块钱。你想第一个人多不巧,他只抢到了 2 块钱。那接下来的问题就变成了 4 个人抢 48 块钱,这个时候平均每个人能抢到 12 块钱。12 的两倍是 24,第二个人最大能抢到就变成 24 块钱。所以这个区间是一个不断放大的过程。

最后等我发现了这个规律之后

你就可以做一些很无聊的脑洞

比如说你可以编程给自己发红包

然后有一天

我就给自己发了五千万个红包

得出来这样一个规律:

在五千万个红包下面这个规律就非常地明显了。你可以看到第 1 个人永远不会超过 20,后面的这个规律分布在慢慢平缓下来。

此外,通过编程你还可以统计一个现象,就是最佳手气,这是很多人关注的一个点。最佳手气在各个人各个位置的概率是均等的吗?其实也不是。最后我发现最佳手气的概率在 5 个人抢的时候是依次递减的。

然后我的脑洞又发散了一下,我说难道 5 个人是这样,那几个人抢都是这样吗?于是我又做了一个编程,很无聊,就给自己发了两亿个红包。最后做出来这样一张图。

这张图可以说是微信抢红包里面包罗万象,它把所有的情况都概括了。它统计出了从 3 个人抢到 27 个人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统计到任何多个人抢。从 3 个人到 27 个人,不同的人在抢红包的时候,每一个位置抢到手气最佳的概率这个变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从这张图的最后,我大概得出一个结论:

通常抢红包的人比较多的时候,应该是越往后往往抢到手气最佳的概率越大。

所以以后我看到红包

都先憋一会儿,

我等你们先把前面的小红包都抢走了,

憋到后面

我再去把那个大的捞回来。

后来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我就再也没有抢到过红包。

发明了一个自动洗袜机

我这个人是一个特别不喜欢洗袜子的人,因为我觉得洗袜子这件事情又无聊又麻烦还痛苦。每一次洗袜子之前我都要先攒一大堆,然后鼓足了心理勇气再去洗它们。

但是我的室友非常地讨厌,他从来不让我用洗衣机洗袜子,他说你的一只袜子就可以污染一整个洗衣机。

当时我就在思考,我怎么自己造一个自动洗袜机呢?

洗衣机大家都用过,它的原理其实非常简单。无非是这有一个筒,你把衣服丢进去,这个筒它自己转起来,带动里面的水,就可以把衣服洗干净了。

既然这个原理这么简单,那我们造自动洗袜机也就更简单了。

我取了我们家平时

洗水果的那个盆,

用来做这个装袜子的盆。

然后拆了我们电脑主机上一个风扇

作为带动它旋转的东西,

然后再用两个磁子

就可以做一个磁力搅拌器。

先看一下洗袜机的原型机。

它的试运行结果是非常良好的,这个磁子可以在下面那个风机的带动下转得非常好。

然后我就找了一双我珍藏了十天的袜子,扔到了这个盆里面去。

我们看一下洗的效果

结果很奇怪,竟然失败了。就是这个磁子它一碰到那个袜子啪一下自己就躲开了。这个磁子为什么要躲开呢?是因为这个袜子太臭了吗?也不太会。

后来我又想,这应该是磁力搅拌,它的这个力量还不太够。所以我很自然的想法就是,在生活中有什么东西能提供一个强力的搅拌。

很多人可能现在已经想到了,

我从厨房里面找到了一个打蛋器。

把打蛋器伸到洗袜子的盆里面。

但其实整体还不是很成功,因为你会发现这个袜子就像一条鱼一样,它在那个打蛋器的两根柱之间游来游去。

不行,这两种方法都失败了,看来搅拌是不行的。往往这种时候,你就要从中国老祖先那种传承下来的智慧里面去寻找答案。

怎么做呢?打衣服。

打衣服是我们中国最传统的一种洗衣服的方法。

我当时也想到自己,

我小时候就得过秧歌专业八级。

所以我就找到了一个大鼓,

然后在鼓面上铺了一个袜子,

再在鼓面上浇一些肥皂水,

之后你就可以很轻松用这个袜子

来一段 Freestyle,

非常地嘻哈。

整个洗袜子的过程就变得很快乐。

就这样洗啊洗,洗了一段时间,我突然觉得不对。

你这个东西,你敲鼓,快乐是快乐,但好像这么洗一只袜子,比正常洗一只袜子还要累。

我一想,我何必亲自敲鼓呢?我可以找帮手。

很快我就召集了这么一支打鼓的大队。

这是一些上发条的小玩具,

上了发条之后

它可以聚在袜子的周围,

打得很开心。

实验成功了。

它们打得非??炖?,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我们可以给它一个特写,

打得非常热闹,

眼神很专注。

我开始以为自己就这么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来发现也没有。

因为它们是一些上发条的小玩具,每当最后一个小玩具上好发条的时候,第一个玩具已经停了。

所以如果你想这么打袜子,

可能就是你比它们还累,

你就一直在那里上发条。

搞完了这一切,我就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更加稳定,更加持久,更加耐磨的这么一个机械装置去洗袜子。

我们再回到老祖宗的灵感里面去找。假如说我们能有这么一只脚,它穿上袜子,然后在一个搓衣板上这么前后摩擦,不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吗?脚和搓衣板都不难找,怎么解决这个前后往复的问题?

在机械里面有一个东西叫作曲柄连杆装置,这个滑块可以把一个圆周运动转化为一个直线往复运动。

所以从这个灵感

我就制作了这样一个

机械式半自动洗袜机,

可以说非常地酷炫。

香蕉和枣怎么吃

才能看到人生的走马灯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有一个话题特别火,叫作 # 香蕉和枣一起吃会看到人生的走马灯 #

很多人可能都自己亲身测试过这东西。当时我看到这个问题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香蕉和枣这两个东西本身都是生活中非常常见的食材,我以前怎么没听人说过这一茬,两个一起吃会有这么神奇的现象。我觉得这是个好问题,值得研究。

我就回头看他们都是怎么描述的。最开始发现的那个人,他说是能在嘴里看到人生的走马灯。后来还有人描述说能看到孔子和苏格拉底打架。我觉得这个描述已经非常地不容易了,在这个年代知道苏格拉底长什么样就不容易。

吃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描述也越来越丰富。后来人们做了非常多的描述:

当时我看完这些描述之后,觉得这好像不科学。因为洗洁精、死苍蝇和翔,它们不是同一个味道。你们别管我是怎么知道它们不是同一个味道的。

我是理工男嘛,理工男遇到这么无聊的问题就要研究嘛,科学精神。科学精神就是我可以吃翔,但这个翔我要吃得很科学。

我们回过头去看他描述的香蕉和枣,他既没有说这个枣是红枣还是冬枣,也没有说一起吃是什么概念 —— 是先吃这个再吃这个呢,还是两个拿起全部都放在嘴里呢?这种描述就使我买回来也没法吃。

所以我就买了大概三斤香蕉、

两斤红枣、两斤冬枣,

开始做这个实验。

实验的步骤也非常地简单。第一步:先刷牙,清洁口腔;第二步:先吃一口香蕉再吃一口枣,充分地咀嚼混合,让这个味道散出来;第三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你要找到身边离你最近的一个人,突然朝他哈一口气,看他有什么样的反应。

当时我正在自己嚼啊嚼啊嚼,开始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后来突然觉得不对,好像有一种恶心的味道上来,那大概是一种类似于 84 消毒水的腥味。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那种感觉,理工男内心里面本能地有一种优化的思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是很愿意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思考,怎么把一个原来要十分钟就能做完的事情优化到只要五分钟就能做完。

所以后来我觉得

既然这个恶心的味道已经出来了,

那我就要思考

怎么样能把这个恶心的味道

优化得再恶心一点。

所以我就设计了这么一些实验 ——

首先你用不同的水果组合

香蕉究竟是熟透的香蕉

还是半熟的香蕉,

枣究竟应该是红枣还是冬枣。

其次你也可以研究不同的枣蕉比,

在吃的时候

究竟会给你的口腔带来什么样的体验。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这个一块儿吃的描述,一块儿吃是很不科学很不严谨的一个描述。那他究竟是先吃香蕉再吃枣;

还是先吃枣再吃香蕉呢;

还是两个东西都放在嘴里面一起咬进去呢?

做完了这么多实验,最后在我吃得差不多快要吐的时候,我终于研究出了这个结论:

这个东西大概是在

先吃熟香蕉后吃冬枣,

在两者体积比为 2:1 的时候

可以达到一种极致的恶心。

当我在嘴巴里面感受那种恶心的时候,我觉得太棒了,这就是我要的感觉,这就是科学的胜利。


辽沈晚报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
音乐MV下载 | 电影票 | 湖南黑茶 | 中国纱线网 | 我爱音乐网 | 文游台论坛 | 手相图解大全 | 丝光沸石 | 感谢老师的话 | 沈阳建材网 | 拜仁 | 爱养生 |